中芯國際科創板上市:為了市場還是趨勢所需?
發布日期:2020-05-07        

主題詞中芯國際科創板上市 ; 中芯國際



 

5月5日晚,中芯國際發布公告稱,擬于科創板發行不超過16.86億股股份,募集資金計劃用于12英寸芯片SN1項目、先進及成熟工藝研發項目的儲備資金及補充流動資金。

 

該公告發布后,A股主要股指均小幅低開。截至午間收盤,凈流入22.23億元,其中滬股通凈流出11.78億元,深股通凈流入34.01億元。

 

截至中午收盤,滬指漲0.08%,深成指漲0.77%,創業板指漲1.07%。盤面上,光刻機、農業、半導體、芯片、數據中心、OLED等板塊領漲;ST板塊上演跌停潮,近60只個股跌停。

 

而對于中芯國際而言,公司股價一路飆升,截至午間收盤上漲近11%。

 

中芯國際,“909”工程中濃厚的一筆

 

提到中芯國際,不得不說“909”工程,正是因為“909”工程的開始,中芯國際才得以在上海落地。

 

1995年12月,中國電子工業有史以來投資規模最大的國家項目——“909”工程確定,其內容是建設一條8英寸、0.5微米技術起步、月加工2萬片的超大規模集成電路生產線。“909”工程是20世紀90年代第九個五年計劃之中,國家發展微電子產業重點工程的簡稱,其主體為上海華虹集團。

 

而在此時,中芯國際尚未成立——張汝京還在德州儀器任職,在接受到時任電子工業部總工程師俞忠鈺的邀請下,張汝京答應會在大陸建廠。但隨后,德州儀器裁掉DRAM部門,張汝京離職。

 

次年2月,張汝京接任臺灣世大總經理,并實現三年盈利。但在2000年,世大股東在張汝京不知情的情況下把世大賣給了臺積電。張汝京一氣之下帶著300余名下屬離職,并去了香港、北京等地考慮建廠,但由于各類問題,張汝京并未實現建廠。

 

當他到達上海時,時任上海市經濟委員會副主任的江上舟立刻向市長徐匡迪引薦了張汝京,徐匡迪親自為張汝京選擇了廠址。

 

2000年4月,中芯國際成立,8月1日在上海張江破土動工,距離華虹只有4公里。

 

而中芯國際的成立,被稱為中國半導體歷史上最絢爛的一次爆發——2001年9月25日,中芯國際一廠投產,4個月后量產,投產和量產速度均創造了世界之最。

 

雖然中芯國際在大陸半導體行業發展一路順暢,但對于半導體巨頭臺積電而言,中芯國際猶如剛出生的嬰兒,可以隨意蹂躪。

 

在中芯國際成立9個月時,臺積電就以離職員工涉嫌將公司重要資料外泄為由提出訴訟,在長達三年的訴訟后,中芯國際向臺積電支付1.75億美元。同時臺積電要求中芯國際必須把所有技術放在“第三方托管賬戶”中,以供臺積電“自由檢查”。

 

2006年,臺積電更是以中芯國際未經授權擅自使用臺積電90nm技術為由,再次對中芯國際發起訴訟,中芯國際向臺積電支付2億美元外,還必須“無償”給予臺積電17.89億股,同時還有可認購6.96億股。

 

在中芯國際上市后,臺積電手中的股份約占中芯國際的10%,成為該公司的第三大股東,這讓張汝京辭去了中芯國際首席執行官的職務。

 

此后中芯國際管理層人事動蕩,直到2011年邱慈云上任,中芯國際才進入了穩定增長期,并在2018年,中芯國際成為世界第四大晶圓代工廠。

 

7nm:中芯國際的“愛”與“恨”

 

隨著半導體業務的發展,半導體進入新一輪的發展,而14nm以下的制作工藝成為主流,據臺積電公布的2019年年報顯示,其16nm及以下更先進制程工藝的收入占比最高,占晶圓總收入的56%。

 

其中,7nm制程出貨量占晶圓總收入的35%,16nm制程則為僅次于7nm,占比為20%。

 

而中芯國際在2018年宣布14nm制程研發成功,并在2019年10月正式量產。

 

同時擁有14nm制程的企業包括英特爾、臺積電、三星、格羅方得、聯電等企業。

 

與其他企業相比,中芯國際的優勢不斷得到放大——由于美國的限制,華為海思半導體從2019年年底開始,開始把芯片制作交由中芯國際負責,從而應對美國限制。

 

但不可否認的是,華為僅僅是把低端芯片交付給中芯國際——華為高端芯片已經達到7nm制程,而目前能做到7nm制程的企業屈指可數——除了臺積電之外,就是英特爾和三星。

 

而7nm制程除了量子力學等技術外,光刻機也是其中最為重要的設備,目前具備7nm制程的光刻機只有荷蘭的ASML。

 

據了解,ASML的NXT2000i光刻機單臺售價高達上億美元,雖然價格高昂,但臺積電、三星和英特爾不留余力購買這一設備。

 

中芯國際也不例外,為了更好的進入7nm領域,在兩年前中芯國際就向ASML購買了7nm光刻機,但ASML方面表示中芯國際的出口許可證申請被延期批準。面對這一問題,中芯國際只能選擇等待。

 

然而,臺積電作為專職半導體芯片代工企業,其已經在5nm的芯片上實現突破,華為更是設計出了5nm的手機芯片,留給中芯國際的時間并不多。

 

登陸科創板:把握機會求發展

 

隨著疫情的發展,由于中國處理及時妥當,已經成為最安全的國家之一。但對于國外企業而言,因為疫情原因,部分企業開始裁員、縮小需求等行為。

 

對于中芯國際而言,危機與機遇并存,如果操作得當,其將得到進一步發展。據中芯國際公布的內容顯示,中芯國際預計募集規模大約234億資金,其中約40%用于投資于12英寸芯片SN1項目,約20%用作為公司先進及成熟工藝研發項目的儲備資金,及約40%用作為補充流動資金。

 

而SN1項目就是耗資102億美元建設的上海兩大晶圓廠之一,也是中芯國際14nm及未來先進工藝的主要產地,與SN2項目的產能都是3.5萬片晶圓/月,以后也會是國內處理器最先進工藝的生產基地。

 

寫在最后

 

據Gartner數據,2019年全球晶圓代工收入623億美元。而臺積電2019年營收357億美元,市占率達到57.30%。中芯國際2019年實現營收31.24億美元,市占率增加至5.01%。

 

面對臺積電這一半導體巨頭,中芯國際的壓力可想而知,而在本次疫情的影響下,中芯國際能否把握機會,實現快速發展,還需時間去證實。

 

但值得回味的是,中芯國際在前不久上調了2020一季度營收預期增長,把原先設定的0%至2%,上調為6%至8%,將毛利率預期由原先的21%—23%上調為25%—27%。

 


來源:ofweek物聯網
點擊查看網絡原文>>

版權所有@ 北京市電子科技情報研究所 京公網安備 11010102003025號

地址:北京市東城區北河沿大街79號  郵編:100009  Email:[email protected]

在線人數:627

當日訪問計數:27198

累計訪問計數:56339270

三大股票指数